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报资料一肖中特 >

2021年运费突降为0美邦服饰迷惑数据遭问询三年亏去25亿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8-27 点击数:

  5月24日晚间,美邦服饰(002269.SZ)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其中提到,2021年,公司运费由上年同期的9374.67万元降为0,变化较大。对此,深交所要求美邦服饰结合运输模式变化情况,说明运费降为0的原因及合理性。

  美邦服饰是颇具“年代感”的服装品牌——美特斯邦威的母公司,如今,美特斯邦威逐渐淡出大众视野,美邦服饰也陷入了长达数年的亏损泥潭。

  此前的4月29日晚间,美邦服饰发布了2021年年度财务报告。去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39亿元,同比减少30.91%;归母净利润亏损4.68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7.81亿元。截至2021年末,美邦服饰的归母净资产为7.12亿元,同比下降39.70%。

  5月24日,深交所向美邦服饰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明相关营业收入、销售量、自有品牌的价格区间披露是否真实、准确等问题。

  费用方面,2021年,美邦服饰的销售费用为11.12亿元,同比下降了24.3%,其中,租金及物业费由上年的4.28亿元减少至1.14亿元,装修费由7420.17万元减少至4640.64万元,折旧及摊销费由2810.30万元增至1.8亿元,运费由9374.67万元降为0,变化较大。

  “销售费用同比下降,主要由于公司从去年受疫情影响以来,关闭了一些经营效率不高的店铺,从而使得相应的店铺租赁成本和人工成本都有较明显的下降。”在年报中,美邦服饰表示。

  美邦服饰的上述变动也引起深交所关注。对于运输费,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美邦服饰结合运输模式变化情况,说明运费降为0的原因及合理性。

  对此,美邦服饰的工作人员告诉银柿财经记者,2021年销售费用中的运费降为0,是财务上会计处理造成的,“因为上海疫情,财务方面的同事还未回公司,具体情况,公司会在对交易所的回函中详细披露”。当记者提及自己的猜测,是否和“执行了新收入准则,移动到了营业成本”有关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应该是的”。

  根据新收入准则和应用指南,向客户销售商品的同时,在约定企业需要将商品运送至客户指定地点的情况下,在控制权转移给客户之前,发生的运输活动通常不构成单项履约义务,相关成本应当作为合同履约成本,计入主营业务成本。

  记者注意到,2020年,新收入准则就已全面执行,公司当年年报也显示,美邦服饰于2020年1月1日起执行新收入准则以及通知,对会计政策相关内容进行调整。那么,按照常理,在2020年,美邦服饰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就应该为0。

  对此,一位注册会计师、前审计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照理说,新收入准则从2020年就要开始适用,但有一个bug,因为新收入准则是2020年财报年度新启用,做项目的时候,早公告的几家上市公司还是放在运费里。”

  一位资深注册会计师、某上市公司会计机构负责人亦告诉记者:“不排除美邦在2020年遗漏调整的情况,运输费在新收入准则里没有直接提,有的会计师没有接触过,可能会忽略掉。”

  运输费用错报并非个例。3月8日,北京证监局发布的《北京辖区上市公司2020年度新收入准则执行情况分析报告专刊》显示,部分上市公司对于包装运输费仍然列示于销售费用中,该部分费用可能列报错误;部分公司将原列报在销售费用中的运输费全部转入营业成本中,可能未考虑非因履行合同而产生的内部调库移库费用不应调整至营业成本的问题,也可能存在列报错误。

  2019年~2021年,三年时间,美邦服饰的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超24.7亿元。一方面是利润巨亏,另一方面,美邦服饰的营业收入也在快速缩水,早在2011年,美邦的营收曾达到99.45亿元,一度接近百亿大关,10年之后的2021年,却降至26.39亿元。

  “近几年来,美邦业绩始终没有得到市场期待的提振,就是因为一直沉迷于情怀、纠结于情怀,不愿舍去,因此给公司带来经营业绩逐年下行的巨大挑战。”5月9日,在聊到公司业绩时,美邦服饰频频把问题归结于“情怀”二字。

  美邦将自己的情怀定义为超大规模旗舰店。“如南京东路旗舰店,以及全国各地主要传统商圈近百家超大规模旗舰店,为美特斯邦威品牌发展奠定了辉煌历史,也由于这段辉煌历史制约了美邦持续创新的新动力、新方向。”美邦服饰称。

  记者了解到,15年前的2007年9月,美特斯邦威上海南京东路旗舰店开业,成为美邦“二次创业”的信号弹。随后的2008年10月,美邦旗下品牌ME&CITY也在南京东路上开了第一家旗舰店,彼时,公司还高调邀请了好莱坞影星、《越狱》男主角温特沃什·米勒和世界超模布鲁娜作为代言人。这两年,也是美邦营收快速增长的两年,2007年达到31.57亿元,同比增加59.12%;2008年为44.74亿元,同比增长41.73%。

  然而,增长并未持续太久。2012年,美邦营收出现负增长;2015年,美邦遭遇了2005年来的第一次亏损。2020年,美邦服饰在年报中首次披露了美特斯邦威上海南京东路旗舰店的全年营收,为0.77亿元,这一数字到2021年骤降至0.33亿元,即便如此,该店仍是美邦2021年营收最高的店铺。

  未来,这一数字即将归零,据媒体报道,3月22日,位于上海南京东路的美特斯邦威旗舰店正式停业。

  对于美邦业绩近10年的快速下滑,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告诉记者,美邦的规模比较大,且面向大众,售价不高,这类市场竞争比较激烈,不仅有森马、美邦、搜于特等品牌,还有优衣库、ZARA等,以及一些线上品牌等的冲击,另外,运动品牌的崛起,也分了休闲装的一杯羹。

  以优衣库为代表的国际品牌带来的冲击尤为明显,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上半年,优衣库仅在中国13个城市开设了32家服装专卖店,而目前,优衣库在中国的门店数量已突破888家。此外,电商同样给美邦造成严重冲击,资深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曾对媒体表示,美邦产品的价位大概在300元以内,是整个互联网服装卖得最好的价格带,而服装行业又是电商化最彻底的行业之一。

  2020年9月份,美邦实控人周成建在接受《浙商杂志》访谈时曾表示,美邦这几年一直没有走出困境,一直在调整,却没有很好的效果,究其根本,其实是没有进行本质的、深度的调整。

  如今,美邦将南京东路店的闭店视为彻底调整的契机,还将要把所有“类南京东路店”的店铺调整关闭,下一步再基于长沙国金店、成都美邦大厦店等Z世代年轻人打卡地商圈再出发再发展,“过去几年,公司针对传统商圈超大面积旗舰店调整还是过于纠结情怀,直至去年下半年之后,www.777315.com。才做出放下情怀、彻底调整的决定”。

  对此,程伟雄向记者表示,美邦要去寻找更加适合自己产品的客户群体,自己也比较看好美邦的一系列举措。

  “美邦想振兴,核心还是要在产品调性上找准方向,中国的客户群体非常大,一线城市和二三线城市的客户可能需要的不一样,满足其中一个群体里的需求就可以了。”程伟雄进一步表示,“美邦有实力转型,有品牌文化、资本、组织力量和市场基础,要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下去。”

  时隔一年半,周成建与美邦的股东们,是否等来了自己想要的“本质调整”,还留待时间的检验。此前,曾有投资者向公司提问:“美邦作为中国老牌服装公司代表之一,目睹拉夏贝尔被ST,是否会有危机感,是否决心走出一条振兴之路?”